隨選影音1

南迴協會會址

 臺灣臺東縣達仁鄉土坂村土坂路4鄰69-2號
 089-760-037
 089-760-087

 s.760037@arksunshine.org
 週一至週五 08:00-17:00

大武辦公室 (捐款熱線)

地址 臺灣臺東縣大武鄉大武村大武街84號
 089-792-246
 089-792-373
 週一至週五 08:00-17:00

改善南迴醫療

地址醫療財團法人南迴基金會暨南迴醫院
地址 臺灣臺東市中興路二段191號砂糖倉庫
 089-239805/089-238413
 089-239802
 4141southlink@gmail.com
 週一至週五 08:00-17:00,
中午12:00-13:00 休息,
若有急事可撥打:
賴小姐 0965665586、
潘小姐 0978822513
南迴醫院預定地:臺東縣大武鄉尚武村8鄰學府路5之1號

瀏覽累積人次

1.png1.png4.png8.png6.png0.png6.png

2017-11-15, 週三 16:16 起計 CoalaWeb

《大鳥村的虎媽與鐵漢》

《大鳥村的虎媽與鐵漢》
 
#讓人落淚的愛情
#讓人激動的十方力量
#始終滾燙因幸福不斷向前輪轉
【理事長的話】引言:潘美緣
 
一段長達四十年排灣族與外省二代的愛情,
一位虎媽教育子女、妻代夫職的真實考驗,
一條軍職退役的鐵漢,
四十年前隨隊來到大鳥村艱辛的炸出了長長的火車山洞,
也熬煉出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守護!
 
落地生根的不只是夫妻的信約,更是對家庭對村落對土地的--愛與諾言。
 
張美瑛是今年臺東縣大武鄉的模範母親,她的丈夫唐中興是大鳥村連任長達16年的老村長,十幾年前的八八風災,唐中興守住了這個一千三百多人的原民村落、老老小小一個都沒少。沒想到村長做到第十六年卻因為過勞而中風倒下!於是,張美瑛這位虎媽在任期最後一年一肩扛起了村務,以及照顧丈夫的責任。
 
張敦蘋是協會「幸福輪轉手~把愛送出去」的行政專管,放棄了待在都市繼續考放射師執照的理想,她的父親大鳥村前村長也是這計畫上路以來,從去年試營運開始至今的忠實乘客。
 
一個集結十方力量的公益交通方案,
一段不離不棄的愛情、一個一生一世的諾言,
是支撐我們繼續為偏鄉服務的理由,
正如這五輛納智捷V7日復一日奔馳在南迴公路上
~~每一趟不斷見證愛的能量!
 
◎文:張敦蘋 
 
母親是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排灣族人現年62歲,退休前是任職於大武鄉公所建設課技士 ,直至105年12月止在大武鄉公所服務將近30年之久。
 
家母是家中的長女,下有四位妹妹,一位弟弟,在排灣族裡是長女長子當家,外婆在母親剛滿24歲時,因病離世,舅舅跟家母相差了13歲,此後媽媽就扮演母親的角色,無微不至的照顧手足,婚後仍然在家就近互相照應,媽媽在我心中是一位十項全能的超人。
 
我認知的家母是位虎媽,雖然有點嚴厲但平日像朋友又像老師,她最常說的一句話:「稻穗愈成熟飽滿時愈垂,為人處事愈富有更要謙卑」;小時候不懂這句話的意思,成人之後才明白。
 
家父是新竹眷村的外省二代年輕時居住在板橋曾於榮民工程處上班,因緣際會派到南迴鐵路施工所,認識了家母,起初在南興村當了四年的村幹事,蒙鄉親的肯定及支持任選大鳥村長四屆,計16年,直到病倒尚未卸任。
 
以前我和父親關係平淡無奇,他生病之前很少談心聊天,偶爾說:「爸我出門了」「爸吃飽了嗎?」這幾句簡單的問候,基本上也沒太多共同話題。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我高三畢業那年暑假,八八風災造成大鳥村遭土石流侵襲,他危機意識處理大鳥村民疏散的情況,讓大鳥村民安全離開村莊到達疏散地,忙碌的樣子依舊清晰地在我腦海裡,當下覺得父親勇敢又有擔當。
 
這幾年下來,爸爸晚上八點就寢,凌晨三點起床,騎著摩托車在村莊裡打掃環境,記得大年初二大家正在開心得過年,半夜,村民看見父親說:「村長,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父親回:「我剛起床」就默默地繼續的撿垃圾,這是聽村民轉述的,他對大鳥村的奉獻及犧牲都歷歷在目,做子女的雖然不捨,但也為他感到光榮和驕傲。
 
沒想到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去年六月間父親中風那天,剛好是我的生日,母親凌晨四點多打給我,緊急告訴我爸爸的情形,我馬上趕到醫院,見到母親難過的心情,於是我和弟弟在醫院住了一個月輪流照顧爸爸,媽媽為分擔父親工作經常台東大鳥奔波,直到父親情況穩定可以出院後,媽媽才有喘息的空間。
 
父親回到家中,身體狀況時好時壞形成長期的拉鋸戰,夜裡的抽痰聲、哀號聲、他與病痛共存身心俱疲,母親依靠信仰,堅忍地承受這突如其來的困境祈求父親能早日康復。
 
接下來家父開始漫長的復健,在還沒有V7之前,母親他都自行揹著父親上車再將輪椅收好放在後車廂裡,長期下來造成母親肩頸痠痛,腰傷,後來母親也開始一起針灸,為減少母親的負擔我將台東工作辭掉,回到大鳥,換我載著他們兩位老人家,往返復健。
 
直到朱主任告知母親有V7愛心車能載父親去台東復健,剛開始搭乘V7,父親內心很抗拒,抗拒的原因是和別人共乘,自卑的心作祟,讓母親非常苦惱,溝通了許多,父親也不捨她夜以繼日的照顧著自己,漸漸地接受了V7,剛開始見到V7我好訝異,心想:「怎麼有自動可以牽引輪椅的車,好酷!輕而易舉就能將父親固定好出發」,有了V7之後,母親痠痛不再,為母親省力了不少,往返台東方便許多,萬萬沒想到自己能承辦V7的業務事項,意義重大,身為使用者家屬的感受,V7對於大武鄉、達仁鄉的就醫便利性、交通性改變了好多,若要形容V7我只能說它就像地方服務官員造福鄉梓。
 
有次回家路上,看到V7穿梭在鄉村路上,內心激動不已,載著不只是父親,還有比父親更需要V7的民眾,比起考取放射師資格來說,能返鄉服務就近照顧家父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