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辦人的話

沒有終點的夢想-建立東海岸南迴線醫療健康照護網

一九六七年,我出生在臺灣最邊緣角落的原住民部落,那裡有著最青翠的山林以及最美麗的海洋,然而因為地處遙遠的世界盡頭,各項資源也最缺乏。在那個年代,臺東地區除了少數兼負宣教使命的外國醫生外,在地醫療人員相當罕見,特別是偏遠山區的部落。沒有現代醫療的照護,部落族人生病時大多還仰賴傳統的巫醫,童年時代,外婆就是部落非常有名的巫師,小時候外婆常帶著我一起外出巡診,親眼目睹許多原本奄奄一息的病人,在經過外婆的作法後,神奇般地好轉起來,當時小小的心靈深感震憾,對傳統醫學的療效非常好奇,也對生命的奧秘充滿尊敬,於是悄悄埋下未來行醫的種子。
 
 
一九七四年,二妹因病早逝,當年父親因悲傷過度,夜夜喝醉酒帶著我們姊弟三人至二妹孤墳過夜,一到墓地立刻跪在墳前泣訴:對不起啊!女兒,是爸爸耽擱了妳,醫院太遠了!偏遠地區的醫療貧乏,讓我有感而發,於是,當時年僅七歲的我,對著黑夜發誓:將來我一定要當醫生,就不會有人在送醫途中枉死了!
 
一九七七年,背負鄉親的期待我離開家鄉遠赴都市求學,努力讀書以實現兒時的夢想。一九九四年順利自臺北醫學院畢業,退伍後便前往台南奇美醫院服務,兩零零零年十二月,我考完急診專科執照後升任主治醫師,當時,我自認自己正值人生最巔峰的狀態,然而我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學醫的最初衷。二零零二年六月,我重新踏上回鄉之路,履行童年的承諾,開啟偏鄉服務的旅程。時隔二十五年,部落的醫療環境並沒有太大的改變,醫師人力仍舊極度缺乏,尤其是緊急醫療的人才,你能想像全臺東二十餘萬人口居然只有三位急診專科醫師?由於長期處於醫療資源極度缺乏的現狀,這群位在社會邊緣而被遺忘已久的弱勢族群,生病時只能抱著消極的等待態度,小病等待自然痊癒,重一點等待醫療院所前來巡醫,更嚴重的則只能靜靜等待死亡。他們空泛的眼神正表現著人世間最漫長的等待。我必須說,當主流社會的人群正思考如何吃得更健康更精緻的同時,弱勢族群關心的是下一餐飯在何處?當都會區的居民在追求更精密先進的醫療技術及更優質的醫療服務時,偏遠地區的民眾還正為最基本的醫療需求而掙扎!
 
預防重於治療固然是真理,然而衛生保健制度的成功推行必須有不虞匱乏的醫療資源做強力的後盾與根基。於是我只有加班再加班,就此奮不顧身地瘋狂拼命。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凌晨一點鐘,因超時過量的工作,正值壯年的我終於在急救站頹然倒下,從此失去身體左半側的運動功能。
 
回首過往的人生,三十九歲那年中風倒下,表面上看來似乎是慘痛而無情的挫折與打擊,然而更深沉的意義是--打從我出生以來所做的一切努力,彷彿都是為倒下那一刻而準備!對我而言,回家的路是一條漫長而遙遠的路途,而通往愛的道路則是一條沒有終點的旅程。
 
隨著大武急救站的成立,衛生所新醫療大樓的落成啟用,如今,當初我夢想中的藍圖已一步步實現,然而我心中依然有很深的失落和悵然,儘管身體殘缺不全,步履蹣跚,四年多來我不斷自問:我還能多做些什麼嗎?多年來我像個傻瓜般一點一滴獻上我的熱情,最後連健康也賠上了,我還有什麼夢想嗎?
 
健康是一種身體、心理、社會的安寧狀態,不僅是指沒有疾病或虛弱現象而已。國家衛生保健制度的制定,似乎只偏重身體的健康,而忽略了心靈與社會的安定力量。執行層面似乎也只在主流社會與都會居民之間打轉,而忽視了偏遠地區與弱勢族群真正的需要。
 
臺東縣位於臺灣東南隅,因中央山脈與西部社會隔絕,交通又不方便,開發較晚,因此被稱為後山地區,是臺灣本島偏遠中的偏遠角落,也是醫療資源最貧乏的地區,又大都是貧困的弱勢家庭。南迴公路為台九線最南端,自臺東市以南至屏東楓港長達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是目前本島唯一沒有醫院的地區,且沿途都是蜿蜒曲折的山道,人口約一萬八千餘人,排灣族原住民佔人口數的六成以上,由於交通不方便,工作機會稀少,青壯年人口外流嚴重,低收入戶的比率為全國平均值的四倍以上,因弱勢家庭眾多,大約有3-5%的民眾無力繳交健保費,醫療資源又長期貧乏,使這群倍受冷落的偏遠居民,幾無醫療照護品質可言,因此臺東南迴地區可說是全臺灣最邊緣的醫療荒漠。
 
除此之外,家庭貧困與隔代教養的問題,使得眾多部落老人面臨獨居的事實而乏人照料,長期的生活壓力導致的心理壓力也造成酗酒問題影響偏鄉居民的身心健康。教育資源的落後,更使絕大部分的孩童沒有良好的讀書環境而缺乏足夠的自信心與競爭力,以擺脫貧窮的命運,行醫十餘年來,我徹底瞭解這些都不是單靠醫療就能解決。
 
為了改善這些現況,二零一零年底,我開始組織了南迴地區的在地人士和有志青年籌組了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初期以貧困家庭的急難救助、獨居老人與身障者的居家照護、提升學童讀書環境的方舟教室以及加強老人關懷為主要工作內容,逐步朝南迴全人關懷基金會的夢想前進!最終的目的是成立南迴醫院暨長期照護中心,以完成全台醫療照顧最後的一環,同時實現健康照護的公平與正義。 
 
生命有時盡,人力有時竭,然而人類因夢想而偉大,人世間更因為有愛,才能不斷創造無限的可能而生生不息,在經歷一番苦痛掙扎後,我再次勇敢站起,奔向遙遠的夢想,也許這樣的夢再過十年、二十年,甚至終其我一生都無法完成,但我依舊無怨無悔地扛起這個使命,我深深知道,如果現在不做,則永遠沒有成就的機會,也只因心中有愛,縱使行動不便,我依然走在這條沒有終點的道路上踽踽獨行,因為我始終相信---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