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個心跳聲

4141個心跳聲

在昨天,充滿熱情的林口打鹿案原住民餐廳招集了一批原民歌手與樂團, 舉辦了一場演唱會, 將所得收入全數捐贈給受邀的醫療財團法人南迴基金會,我就帶著我的兩隻手還有皮包,騎著摩托車從板橋趕過去參加。

本來只想低調地溜進去買了票,奉獻完我計劃中的數字之後就甩甩瀏海,如風一般輕盈的溜走,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俊俏的外表太過顯眼,引起工作人員的注意,就在音樂會進行當中,經由工作人員的帶領,很有幸在外面的庭院見到了徐醫師本人,並且有了一段簡單的交談,還一起留下了合影。

整段交談我歸納出了三大重點… 1. 建立南迴醫院這件事以前沒人想要做,也沒人相信可以做得成,2. 建立南迴醫院這件事現在沒人可以確定將來一定做得成。3. 建立南迴醫院這件事已經開始發生了。

親眼看到徐醫師39歲那年因為過度操勞中風而半邊不方便活動的身體就在我面前,我心裡面只有一個感覺:真實。

當台北市每62人擁有1位醫師(不知道包不包含醫美XD),台東達仁鄉4141人(多數是原住民),卻只有1位徐醫師。(中風之後剩半個)

4141個心跳聲難道不應該被聽見???

 

原貼文如下:

我喜歡騎摩托車環島,每回一大早出門,沿路從台北,宜蘭,花蓮,騎到了台東市區,就準備繼續往屏東楓港前進。

 

離開台東市區繼續往南周遭環境就開始完全脫離市區機能。從進入知本,太麻里一帶開始就算是進入了生活機能極差(對久居都市的人來說)的南迴公路,沿著南迴公路繼續前進,一般來說大概再騎約四個多小時公路+山路才能到達屏東楓港,到達楓港之後再往北繼續前進,在沒塞車的狀況下,大約一個多小時可以到達恢復市區機能的屏東市。

另一條路線則是從達仁鄉的壽卡轉進199及200縣道,往南可以騎兩個多小時後到達台灣最南端的鵝鑾鼻,沿著屏鵝公路在騎兩個多小時也能到達屏東市區。

很複雜對不對?沒關係,貼心又外貌極度姣好我整理了一個簡單的量化版。

(路線一)台東市區– 達仁鄉:約一個半小時(雙線道路)達仁鄉– 楓港:約兩個多小時(山路)楓港– 屏東市區:約一個半小時(屏鵝公路)

(路線二)台東市區– 達仁鄉:約一個半小時(雙線道路)達仁鄉– 鵝鑾鼻:約兩個半小時(小山路)鵝鑾鼻– 屏東市區:約兩個半小時(屏鵝公路)

在這五個小時多的車程裡,我們可以經過全台灣最低度開發、最乾淨壯闊的一大段山與水。天空特別的藍,空氣格外的清新,有時甚至幾分鐘都看不到一個人影(就算裸奔也不見得有人會看到),放眼所及就是令人五感盡開的長天闊地。我們經過的時候都會忍不住讚嘆,甚至心想:如果可以在這樣的一片淨土上生活那該有多好!

親愛的鄉親呀~如果您的身體狀況不夠好,我奉勸您及早打消這浪漫的念頭。因為在這個美麗好山好水間生活的人是沒有資格太常生病的,特別是重大急傷病症。

為什麼?因為從離開台東市區到進入屏東市區這段路間,根本沒有一間像樣的醫院可以做醫療中繼,唯一稍微像樣的醫療單位只在中間點達仁鄉有一個陽春的醫務所及大武急救站。看看感冒發燒、一般小傷或許沒問題,想要處理重大急傷病症則是完全沒輒。

想要處理重大急傷病症?沒得選,要不是往台東市區的基督教醫院送,就是往屏東的醫院去。要花多少交通時間?隨便都可以算出來一個光看就窒息的數字。一個人的生命能否延續,常常都是在幾分鐘的時間內就必須和死神完成拔河才有機會活下去。如果光是送到醫院就要花上一個多小時,等於地獄的大門已經先開一半了。

也許您會疑問:為什麼不在這段路上蓋一間可以扮演救命中繼站角色的地區醫院呢?

嘿嘿~真巧,我也有這樣的疑問,很多人也都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問的人(ㄒㄩㄢˇㄆㄧㄠˋ)不夠多?還是聲音(ㄏㄨㄛˋㄌㄧˋ)不夠大?導致多年來政府單位一直都沒有拿出相關的計畫,也不見國內的幾大企業對此議題表示興趣。

直到有一位叫做徐超斌的原住民醫師在回達仁鄉服務後某一天突然興起了一個有點(ㄓㄣㄊㄚㄇㄚ)瘋狂的念頭:既然政府,企業不肯蓋這家南迴(地區)醫院,是不是民間可以自己發起自己蓋呢?因為這樣的瘋狂實在太瘋狂太瘋狂,讓我不得不深深的注意到了這件事。

以下是一篇相關的報導,前後過程敘述得相當清楚~https://tw.money.yahoo.com/徐超�⋯⋯

===========

前陣子我在某一晚的直播中很慎重地提到了這件事,也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與迴響,紛紛表示願意Give them a hand…(中譯:給他們一隻手。抱歉,應該翻成幫忙…XD)

就在昨天,充滿熱情的林口打鹿案原住民餐廳招集了一批原民歌手與樂團, 舉辦了一場演唱會, 將所得收入全數捐贈給受邀的醫療財團法人南迴基金會,我就帶著我的兩隻手還有皮包,騎著摩托車從板橋趕過去參加。

本來只想低調地溜進去買了票,奉獻完我計劃中的數字之後就甩甩瀏海,如風一般輕盈的溜走,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俊俏的外表太過顯眼,引起工作人員的注意,就在音樂會進行當中,經由工作人員的帶領,很有幸在外面的庭院見到了徐醫師本人,並且有了一段簡單的交談,還一起留下了合影。

整段交談我歸納出了三大重點… 1. 建立南迴醫院這件事以前沒人想要做,也沒人相信可以做得成,2. 建立南迴醫院這件事現在沒人可以確定將來一定做得成。3. 建立南迴醫院這件事已經開始發生了。

親眼看到徐醫師39歲那年因為過度操勞中風而半邊不方便活動的身體就在我面前,我心裡面只有一個感覺:真實。

對我來說,建立南迴醫院這件事已經不再只是一篇報章雜誌上的報導,而是一個我必須參與的真實事件。如同我記憶中伸手觸摸到南迴沿途的陽光,曾經深深呼吸到的空氣,盡收眼底的穹蒼與山水,每一個在南迴上生活的原住民、和我擦肩而過的遊客,全部都是無比真實的。不管人們居住在南迴公路沿途是天命抑或選擇,我想這些人至少在面臨醫病求生存這件事情上應該要得到一個和都市居民『起碼接近的公平』。

目前衛福部尚未核准基金會正式成立的原因是…『無法保證這個地區醫院能永續經營。』咱們說穿了,就是直到今天仍然沒有政府單位或夠大的企業願意參與支持這個一定從頭到尾都賠錢的計畫。

當台北市每62人擁有1位醫師(不知道包不包含醫美XD),台東達仁鄉4141人(多數是原住民),卻只有1位徐醫師。(中風之後剩半個)

4141個心跳聲難道不應該被聽見???

抱歉,我無法說服自己裝聾作啞。

和徐醫師握手道別後,我走到門口接待桌前,決定把我昨天皮包裡剛領出來的每一分錢都留下來。走出大門,摸摸空空的皮包,我心裡滿滿的。

我有預感,以後跟南迴醫院籌備處這群瘋子見面的機會還多著呢。我支持建立南迴醫院,不是要「做愛心」,這一切無關愛心,而是讓南迴公路沿途的人有機會擁有爭取平等對待自己生命的機會。

感謝上帝,讓我聽見4141個心跳聲,並且願意做光、作鹽。

梁嘉銘臉書貼文連結:https://goo.gl/Fwqshu

 

南迴采風

愛在南迴獎學金得獎者故事

線上捐款

捐款方式

 

海外捐款

手機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