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他的名字】掛心病人!中風醫生剩單手 部落看診

TVBS – 2013年5月21日 上午10:13

即使只有右手,也要繼續幫病人看病,台東有位徐超斌醫生,11年放棄大醫院高薪工作,回到台東故鄉服務,但因為太過操勞,不幸中風導致左邊身體失去知覺,但他還是掛念病人,休養6個月就再度重披白袍看病,儘管行動不便,但還是每天搭2、3小時車到深山部落看病,一星期往返車程就可以繞台灣一圈,請看我們今天的「勇氣、他的名字」熱愛生命獎系列報導。

徐超斌醫生vs病人:「深呼吸。」

聽心跳或檢查喉嚨,甚至電腦打字,徐超斌醫生全都「單手」來。徐超斌:「來快一點,醫生不方便。」

閱讀全文...

不等政府了!徐超斌自籌南迴醫院

放棄高薪回鄉行醫 排灣族醫師為族人健康安危焦急 決定自行籌建醫院

【林家鴻綜合報導】「這個想法很大,但至少有人起頭。」2002年放棄高薪工作,在台東偏鄉行醫的排灣族醫生徐超斌(達伊歌.魯芬冷),多年來極力爭取興建「南迴醫院」,但政府承諾後卻遲遲未有動作,為病人焦急的他不願再等,決定自行成立基金會推動。

相較於台北市,每62人有1位醫師, 台東縣達仁鄉4000多人,卻只有1位徐超斌。目前擔任達仁鄉衛生所主任的徐超斌說,城鄉差距造成資源分配不均, 讓台東有如被遺忘的醫療荒漠,繳同樣健保費,卻無法享有同等的醫療照顧。

彎曲顛簸的南迴公路,沿途沒有任何輔助醫院,1年4、5次重大車禍,病患多被送進達仁鄉衛生所,但所內急救儀器不足,得再花1小時轉送台東市,猶如與死神拔河。南迴公路拓寬、截彎取直工程,預計5年後完工,但沿線沒醫院, 醫療困境猶在。徐超斌過去多次向衛生署爭取建南迴醫院,卻未獲積極回應, 他直言,南迴因市場小、病患數少,建醫院一定會虧,「這是事實,但不代表沒需求,也不能不做。」

「我不想再等了!」今年8月決定自行籌建醫院,徐超斌四處找人、找錢, 先對熟識的學長、學弟「下手」,解決人力不足問題,地點也已有腹案,包括大武舊客運站等4個地點;同時為成立「南迴方舟基金會」籌款3000萬,盼未來透過基金會的平台號召至少1萬人, 每人每月固定捐1000元支持南迴建院。

2002年時,徐超斌35歲,放棄高薪,辭去台南奇美醫院職位回家鄉服務。「如果連我都不回來,還有誰會回來?」他說,打從讀醫學院那天起,就有回鄉行醫的打算;7歲時,他的二妹也因病送醫,路途遙遠,未能及時搶救而過世。

徐超斌苦笑說,在他來以前,達仁鄉的族人最常為健康禱告,求上帝不要讓自己在晚上或假日生病,等週間衛生所有看診時再發作;小病就等待自然痊癒,重一點就期待巡迴醫療前往,嚴重的就在家等死。為解決族人困境,他以達仁鄉衛生所為據點,建立24小時急診服務,並設立大武急救站等。

為實現偏鄉地區「醫療不打烊」夢想,被稱為「台灣史懷哲」的徐超斌一天工作15個小時,看上百位病人;每天開車於各部落巡迴醫療,從衛生所到最遠的部落,來回60公里,每週里程加上通勤將近400公里,日復一日,2006年終因過勞而中風,左側身體癱瘓。

休養半年後,徐超斌只剩右手右腳可以使喚,走路顛簸變得吃力,仍每天幫族人看病。中風後,他曾問上帝:「為何不帶我走,留下殘缺不全的我,能為族人做什麼?」現在的他,把握機會到處演講,希望透過他的故事改變醫療生態,啟動南迴醫院的夢想。

目前仍無一家企業為著建醫院與徐超斌聯繫,他說,「搞不好我終其一生都無法完成,但我深深知道,如果現在不做,則永遠沒有成就的機會。」虧錢的事,政府、財團不願做,「需要有愛心的人團結來做。」

文章及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158期

南迴采風

南迴母親群像

 

愛在南迴獎學金得獎者故事

線上捐款

捐款方式

 

海外捐款

手機捐款